在装修施工过程中

2020-05-06 07:11

我行医这么多年以来,从部队到地方,一直都在为老百姓做好事。也包括在屋顶做假山这件事,其实邻居们也得到了一定的好处。比如严女士,她平时一个人带着孩子很不方便。因为屋顶漏水的问题,她曾多次和物业协调解决未果。后来,我在顶层施工的时候,工人就找到了她房屋漏水的源头,并帮助她解决了漏水的问题。其他住在顶层的邻居们,本来顶层的房顶很薄,夏天容易热。现在有了假山,也算是给房顶加了一层保护伞,能够起到隔热保温的效果。

至于那位老人,其实是他在有意想跟我要钱。有人说我曾经找人去打过他,那是绝对不可能的。我只是一位医生,如果那样找人打别人的话,那我岂不成黑社会了。

张必清:我现在还在云南出差,可能需要过一段时间,才能回到北京。此前我也曾担心阳光房会太招眼,但没想到会造成现在的后果,如果相关部门要求我拆除掉违建,那我肯定会把它拆掉。

京华时报:你说楼顶那个不是违建别墅,那为什么从外表看那么像别墅?

张必清:网上流传的照片不知道大家是否仔细看过。如果仔细放大看的话,能清楚地看到,最像别墅的那个东西其实只是一排黄色木头。好像网上很多人也都在说,那个黄色的位置最像别墅。其实那是我刚做的一排葡萄架。

如果大家有机会路过,都可以去现场看一下。赠送给我的阳光房距离楼房的外围墙很远,我也就私自盖了点阳光房。一方面希望能够“平衡”一下房子,另一方面是为了能够占点空间来养养花之类的。也算是自己的一点私心吧。

张必清:一块一块运到楼顶以后,通过拼接、黏合,把烟道口的位置全部留出来,最终形成了现在大家看到的样子,总共花费80万左右。假山做好以后,一方面能隔热降温,一方面还能排除味道的干扰,效果还是不错的。

为了解决这个问题,我就想把排气管道加高,也就是想办法把排气管道给包起来,好让它的排气口能高出我的窗户一些。

葡萄架原本是竹竿的,但容易被风刮走,后来我就重新改了一下。用木头做好以后,把它们都固定在一起。也可能是因为木棍之间的距离太近,实际距离只有30厘米,离得远了以后,让人看起来感觉密密麻麻的。若是我不住在这里,我在看完网上的东西以后,看到那一排葡萄架也肯定会误以为是别墅,因为它真的很像。

张必清:施工扰民确实是我的不对。平时的电钻声音,电梯间楼道内搬东西的声音,还有平时搬花运料的声音。为此,在施工期间,我也多次和邻居们打过招呼,登门拜访过。尤其是居住在2608的严女士和居住在2067的兰月忠老人,我还亲自在过节的时候提着东西看望过他们两家。

张必清:我住的4号楼的楼顶,也就是大家在外边能看到的样子。其实那个并不是别墅,只是一个简单的三层“跃层”,其中一部分面积属于开发商赠送的。

张必清:现在我在云南出差,网上关于我在楼顶盖别墅的传闻,我都看到了。网上说我的房子是违建之后,各种评论也都蜂拥而至。本来,今天我是在给人家讲课,看到网上的这些东西后,血压一直高。所以,我讲完上午的课以后,原定的下午的课就没有去。

不光4号楼是这样,其他楼的顶层也都有一户户型和我家相似的房子。剩下有20多平米的阳光房确实是我自己私自盖的违章建筑,包括半圆形的那个阳光房。

我只是一位行医的人,我的点穴位治病法是祖传的,平时我干什么事也都比较低调,像“你们去告吧,我敢盖就不怕告”这类的话,我是不可能说出来的。我干着这么善良的职业,别人居然能把我说成像那种带有“流氓气”的人,我真的很委屈,有种墙倒众人推的感觉。

张必清:高出楼顶的阳光房位于楼顶中央,周围还有很多烟囱(排气管道)。每到做饭的时候,楼下各家各户的炝锅炒菜味儿就会顺着排气管道飘出来。我住在楼顶,晚上睡觉时,还会有浓烈的厕所臭气飘出来,家里根本没办法开窗户。

但是后来看着假山总感觉光秃秃的。我就又找了一些盆栽,放到假山的缝隙台阶位置。毕竟北京市政府也是鼓励楼顶绿化的嘛。植物的土壤也是非常轻质的,是一种叫“保绿素”的东西,一麻袋才一公斤重。

住在顶层,夏天会感觉特别热。所以,我就在今年又单独加了一个20多米长的葡萄架,也算是形成了一个长廊吧。现在里边还有丝瓜、南瓜、爬山虎等植物,也是很漂亮的。

可是做好了以后又发现四周都是光秃秃的,非常不美观,后来就又给假山加了一些洞,让它有了一定的凹凸效果,看起来就像真山了。

在装修施工过程中,其实也是他们老两口在家闲得没事儿,就四处给各个部门打电话反映情况,然后还跟我开价要医药费。其实很多相关部门的人也都知道这位老人,他总是到处反映情况。最后没办法,为了不给各个部门添麻烦,我给老人十多万块钱的医药费,也算是做一件好事吧。

张必清:我只是一个骨科医生,医术都是祖传的。平时会有一些人到家里来看病。这些前来看病的人,他们就可能会带着家属一起来。那样的话,拖家带口的,难免会有很多人。这其中就可能会有人看到有很多年轻人跟着一起来,其实那些都是病人家属。有的时候,年轻人高兴了还会偶尔唱几支歌。不过在听说打扰到邻居之后,我也就不再让他们唱了。

为了解决这个问题,我试过很多种办法。以前曾用过铁皮包裹,但是到了冬天,刮起西北风来,铁皮的声音非常刺耳。后来,我从网上了解到,可以用一种树脂类的材料做成假山,然后再把排气管道包裹好。但是想到如果只是单纯做一些包裹的话,树脂的假山可能会被风吹走。最后就考虑应该把多一些的假山石凝固到一起,还可以起到固定的作用。

张必清:关于邻居们说我的那些话,完全是他们昧着良心在说的,我也没办法。

京华时报:对于施工扰民,你是怎么和邻居们解释的?尤其是那位已经搬走了的老人兰月忠,有人说你曾找了一帮人打过这位老人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