但站在整个国内以及国际旅游市场来说

2020-01-22 07:32

与2011年上海推介明显不同,此次推介会,渝东南各区县重新梳理了自身优势旅游产品,尝试着将抱团营销从概念落实到旅游产品上。

渝东南旅游“抱团”探索有何新动作?抱团之路还面临哪些困局?记者就此展开了调查。

今年,渝东南各区总结经验,决定“卷土重来”。借黔江-广州5月6日开通往返航线之际,渝东南多个区县的旅游局及企业,再次“组团”赴广州开展旅游推介会。

记者了解到,早在2011年,渝东南各区县也有整合旅游资源,进行抱团营销的想法。当年,黔江、武隆、石柱、秀山、酉阳、彭水等区县旅游局,曾以黔江-上海航线的开通为契机,在黔江的组织下,到上海第一次做区域旅游资源整合营销推介会。

“广州至黔江直航开通,渝东南特色旅游资源将吸引更多华南游客眼球。”率先与黔江旅游局签订合作协议的广东南湖国旅公司负责人表示,重庆一直是“珠三角”游客出行的主要目的地之一。开通直航后,从珠江畔到渝东南时空距离进一步缩短,渝东南也因此将成为广州本地旅行社的新“掘金”点。

此外,本次黔江区还主动提出,为广州直飞黔江航线,往返一趟补贴23万元,罗凌说,“这也是向其他兄弟区县,表达黔江愿意合作的诚意。”与此同时,各区县之间还协商出台了一系列针对旅行商的鼓励政策。

但重庆工商大学旅游学院院长赵小鲁认为,仅仅从渝东南这个局部来说,各区县之间是有同质化的现象,但站在整个国内以及国际旅游市场来说,这种“同质化”,也为渝东南旅游进行打包营销提供可能。

推介会上,渝东南6个区县分别介绍了小南海、仙女山、桃花源等当地景点和民族特色旅游,引起了广州20多家旅行社的浓厚兴趣。

“因此,虽然现在渝东南旅游这一概念正在往外推,但真正合理覆盖整个渝东南旅游的产品却并不丰富。”罗凌说,对于这种“群龙无首”的局面,各区县都希望由市级层面来牵头,建立渝东南片区旅游统筹单位或机制。比如,成立渝东南营销联盟或联席会议,拟定每年的抱团营销计划,各个县轮流做执行主席,建立无障碍旅游区,实现景区联动。

“由于无经验,无具体合作方案,抱团整合营销仅仅停留在概念上。”黔江区旅游局局长罗凌说。谁来为“上海-黔江”旅游专航买单?谁为旅行社优惠政策买单?各区县间争论未果。最终,航空公司只能把黔江作为昆明-上海航线中转点,留给从上海到黔江的机位,每趟只有45个,而旅游经销商的积极性也因此大大降低。

在渝东南各区县看来,抱团营销的长远目标是要借助武陵山机场空中通道,将渝东南片区原本分散的旅游资源打包推荐到“珠三角”、“长三角”等,并以此为起点,组建起渝东南旅游营销联盟,打好渝东南旅游资源、旅游产品营销“组合拳”,实现互利共赢。

武隆旅游局局长王德胜也有同感,区县之间始终存在一个竞争关系,进行合作时,一些关键利益始终无法协调,以武隆旅游为例,“武隆基本上是集全县之力在发展旅游,而且已经取得显著效果,我们认为,渝东南旅游的路线核心应该向武隆倾斜。”

关于跨区域合作,酉阳旅游局副局长乔广志担心的是,渝东南各区县拥有的旅游资源、市场占有群体方面还是有差异性,“因而在‘分摊费用’、‘推广重点’等责任承担上,如何量化标准,仍要长时间磨合讨论。”

据介绍,目前黔江机场已开通至重庆主城、昆明等地的4条航线。5月6日,广州至黔江航线将正式开通,由南航执飞,执飞机型为空客a320,每周两班。

下月初,广州-黔江航线将开通。4月23日,市旅游局携黔江、彭水等6个渝东南区县景区负责人,在广州联袂举行直航通报会暨旅游推介会,“吆喝”当地特色旅游产品。

由于渝东南各区县皆地处武陵山区,自然风貌都以喀斯特地貌为主,而民俗风情也以土家、苗族为主,在你追我赶的旅游发展热潮中,景区“同质化”问题逐渐显现出来。

景区同质、营销乏力,正成为阻碍渝东南旅游进一步做大的拦路石。本报2月7日曾以《渝东南旅游亟待突围》一文分析了渝东南旅游营销各自为阵的尴尬局面,引起区县广泛关注。

“对于‘联盟’这一愿景,兄弟区县无不纷纷支持,但落实到合作细节时,进程却依然缓慢。”罗凌坦言。

记者近日从市旅游局获悉,渝东南旅游抱团突围有了“新动作”——黔江、武隆、彭水、酉阳、秀山等渝东南区县“打包”赴广州,开展渝东南旅游珠三角整体营销活动,打出一记旅游产品营销的“组合拳”。

在推介会营销方案中,各区县专门设计了“黔江-武隆-彭水4日游、黔江-酉阳-彭水-武隆5日游”等5条区域旅游环线产品。目前,线路方案正与各区县对接,待提出修改意见后,再反馈给旅游经销商。

最终,“长三角”市场没有做起来,渝东南片区第一次“打包营销”只好搁浅。